滴滴招兵买马,加速开辟外卖“新大陆”
2018-06-13 11:57:36
  • 0
  • 0
  • 0

来源:腾讯科技

作者 | 相欣

今年以来,因为美团打车和滴滴外卖相继浮出水面,以无锡、南京为中心的多个城市成为中国移动互联网又一处“新大陆”。

继无锡之后,滴滴在六月这个盛夏将互联网外卖的战火点燃至南京和泰州,构建起了江苏运营体系的铁三角布局。显然,滴滴外卖希望能够借此积累更多运营经验。

如果说此前还有声音质疑滴滴做外卖是出于对美团打车的反击,但当架构逐渐建立,这种说法则显得经不起推敲。一位接近滴滴的人士对腾讯《深网》分析,“很难说滴滴做外卖是因为美团做了打车,作为一家估值600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来说,我相信更多是出于公司整体的战略考量。”

据《深网》近期了解,在无锡试运营阶段得到超出预期的效果后,滴滴将外卖业务上线的节奏划定为年底前铺至九个城市,目前滴滴正打算将外卖业务独立出来,以单独的App来承载更多品类和服务。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显示了滴滴对于外卖不遗余力的投入决心。

后来者羽翼渐丰

与2009年上线的饿了么、2013年上线的美团外卖,以及2014年上线的百度外卖相比,滴滴显然是外卖领域的后来者。尤其是在机遇与危险并存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短短几年时间就足够一家从零开始的初创企业登上独角兽榜单,亦或被写入死亡名录。

滴滴入场的外部优势在于外卖市场已被催熟,但不可忽视的一点是,与打车业务中由乘客与司机双方建立的双向联系不同,外卖业务涉及消费者、商家、骑手三方,关于数据的测算更加复杂。

自无锡上线以来,关于滴滴外卖的派单逻辑,曾多次遭到骑手们的吐槽,“有时候配送慢不仅仅是商家的原因,滴滴外卖如果是抢单的话,效率有很大可能会提升。”一位滴滴外卖骑手如是说。如果说派单机制是源于不同平台的区别化考虑,那么数据则是万变不离其宗的关键因素。

一位负责美团外卖物流的工作人员告诉《深网》,美团外卖密密麻麻的骑手热点图清晰地标明了每个骑手的位置,后台有一套多维度的精密数据算法,在此基础上给骑手分配送餐任务。这位工作人员还表示,关于配送效率的问题,此前积累的数据越多,后续算法才会越精确,在新开通的城市,美团外卖一般按照以往的经验来做预估。

显然,对于此前并没有外卖配送数据积累的滴滴来说,如何凭借为数不多开通城市的积累经验,来提高配送效率,成为决定这场逆袭之战是否能够取得胜利的关键因素。

据《深网》了解,随着上线城市的增多,滴滴外卖对于技术人才的需求变得愈加迫切。在滴滴外卖近期对外发布的多则招聘启事中,高级算法工程师、数据科学家、数据分析高级专家成为重点招聘领域。这些专家将进入到滴滴外卖策略团队,负责分单匹配,运筹优化,机器学习定价,ETA,用户画像等等相关机器学习模型的构建,以及通过数据模型和量化分析为滴滴的运营和产品提供深度洞见。

在刚刚上线的城市南京,滴滴外卖更是发布了具有针对性的策略专员招聘需求,这相当于是滴滴外卖的区域运营参谋,负责衔接总部与区域,上传下达策略指示,并反馈前线业务动态;同时还负责根据市场竞争状况进行定量分析,定期提供竞争分析报告并制定应对方案;在策略专家与总部运营的指导下,不断优化策略,制定周期性规划,优化城市业绩。

与滴滴外卖早期上线时相比,其团队也在不断扩大。据《深网》了解,截至目前滴滴外卖团队规模已近千人。

消逝的“忠诚骑手”

在滴滴与美团围绕外卖开启的鏖战中,有关部门给出的指导意见一直是不可或缺的角色。

就在滴滴外卖南京上线的前一天,南京相关部门对平台进行了约谈,表示市场新入局者严禁出现高额补贴、低价倾销等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显然,滴滴外卖的到来引起了他们的高度关注。

在滴滴外卖上线的第一个城市无锡,就曾因为“一元钱吃鸡”引起补贴大战,遭到狙击的美团外卖、饿了么纷纷向骑手和用户升级各种形式的福利,以巩固自己的地盘。

而在第二个城市南京,滴滴在补贴方面则有所收敛,除了新注册用户能够获得价值50元的红包之外,滴滴外卖并没有承诺更多补贴数额。

美团外卖6月补贴政策

被滴滴突袭的美团当然不会视若无睹,据《深网》了解,在滴滴外卖上线南京的七天后,美团外卖面向骑手推送了冲单奖励任务,根据南京骑手收到的任务页面显示,6月7日到9日之间,完成110单奖励130元;完成130单奖励180元,完成150单奖励230元。

奖励的基准是单数必须达到限定要求,这自然要考验到骑手的接单率,除了上述所说的配送效率,如何吸引更多骑手为自己“站台”也十分重要。

滴滴外卖在无锡推进的“忠诚骑手保底1万元”制度曾使得大量骑手涌入这家新的平台,加上补贴的催化作用,无锡正式开城第一日就引发爆单,服务器甚至一度宕机。

一位外卖行业资深人士对《深网》表示,外卖的痛点就是配送,得运力得天下,用户体验和商户额外收益都与配送效率密切相关。在无锡,滴滴外卖按照商业片区设置了多个配送站,站点门前的大幅海报异常显眼,“在这种宣传配合下,美团、饿了么的骑手自然就转过去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不过,据《深网》发现, 与无锡忠诚骑手保底万元的优厚政策不同,在随后开放的南京等城市,滴滴外卖给出的招募方式均为自由骑手。

《深网》了解到,这一策略的调整是由4月25日在无锡爆发的滴滴外卖骑手罢工事件导致。自由骑手不满的地方在于,他们认为当时滴滴外卖派单模式并不平等,在忠诚骑手保底一天接30单的情况下,自由骑手仅接十几单,而且多是路途较远的单子,这与滴滴当时承诺的相距甚远。为了避免类似情况再次发生,滴滴外卖干脆取消了其他城市的忠诚骑手设置。

取消忠诚骑手的做法显然可以避免骑手们关于“不平等对待”的不满,但随之引发更大的问题在于,自由骑手与平台之间没有直接约束关系,在同时可以接美团、饿了么订单的情况下,如何保证滴滴自己的运力。

滴滴似乎希望通过开放物流代理商的方式攻克这一短板。《深网》独家获悉,此前滴滴外卖在无锡合作的物流代理商均为出行业务代理商,随着开城节奏加快,滴滴外卖于今年4月底开启了物流全国对外招商,主要负责配送端的运力招募。

为了方便直营管理,滴滴外卖在已经上线的无锡、南京、泰州分别开设了分公司,未来上线城市增多后会按照大区进行业务片区的重新划分。

上市前最后一搏

滴滴和美团这两个各自在出行和外卖领域的头号玩家,如今因为业务的交叉戏剧性地站在同一条赛道里,就像是百米冲刺前的种子选手,摩拳擦掌,为上市暗自做着最后的准备。

媒体对于美团IPO的频繁报道让这则传言变得愈发真实起来。美国新闻网站The Information近期称,美团计划最早于9月在中国香港上市,并称美团创始人及CEO王兴不久前飞往香港,就上市计划与投行进行了讨论。有消息显示,美团寻求在IPO交易中获得600亿美元的估值。

另一边, 有香港媒体曝出滴滴最快将于今年下半年赴港上市,不排除以同股不同权的形式,市场估计滴滴出行市值可达700亿-800亿美元。

无论是滴滴做外卖,还是美团做打车,似乎都是为了在上市时拿出更优异的筹码。

一位接近美团点评高层的人士曾对《深网》表示,王兴一直以来的战略思想和目标就是要做一个生活服务的超级平台,而打车业务在王兴看来始于这样的战略目标吻合的。“如此既能通过不断推出新业务来为超级平台获取更多新流量,同时又为超级平台所聚集的庞大用户和流量寻找更多变现渠道,从而不断提升美团点评的价值和估值。”这样的逻辑同样适用于滴滴。

尽管在出行市场经历了多场胶着厮杀并取得了不错成绩,但滴滴无疑还是外卖行业的新兵,能否实现逆风翻盘仍需打个问号。并且,在以今年实现专车主营业务扭亏为盈的内部目标背景下,滴滴还不得不面对向外卖市场投入巨额费用的压力。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