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啸虎:投滴滴非烧钱补贴每一场雪后滴滴用户翻一倍
2018-11-20 10:25:27
  • 0
  • 0
  • 0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原标题:朱啸虎:真正好的商业模式不烧钱

  少年时的朱啸虎喜欢研究物理和数学,得过上海市高中数学竞赛一等奖、全国高中数学联赛一等奖和美国数学邀请赛一等奖,并被保送到上海交通大学试点班学习通信工程。他曾想成为父亲兼数学家朱德明一样的大学者,做基础物理研究。

  多年以后,他仍然保持着理性、从容及对数字的敏感。在采访中,他多次提及20%引爆点,“2006年、2007年是PC互联网时代,当时用户渗透率超过20%,意味着20%的中国人开始使用PC互联网,那个时候是最好的时间点,做任何事情都是事半功倍”。

  “当初投饿了么的时候都不烧钱、没有补贴”,朱啸虎对烧钱的商业模式一直没有好感,“烧钱起来的都是伪需求,比如我们投资滴滴的时候是2012年的冬天,那年冬天北京下了三场雪,每下一场雪滴滴用户数就翻一倍,这完全靠刚需自然增长,不是靠补贴的。”

  因在饿了么、滴滴出行、映客等公司的早期投资中创造的极高投资回报,他被人们称为“独角兽捕手”,他也正逐渐跻身红杉资本沈南鹏、IDG熊晓鸽等顶级投资人之列。

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

  2018年11月17日,在由「创合汇」携手上海交通大学、全球创业周共同举办的「创合汇」创业与投资高峰论坛暨全球商学院创业与投资俱乐部成立仪式上,朱啸虎以《数字经济助力中国腾飞》作了主题演讲。活动期间,《陆家嘴》杂志独家专访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围绕创业风口、商业模式、未来红利等话题进行讨论。

  风投最看重的是时间点

  《陆家嘴》:过去您曾在麦肯锡任职,也创办过互联网保险公司,请问后来是什么样的契机开启了风险投资生涯?您认为作为一个优秀的风险投资人所必备的特质有哪些?

  朱啸虎:我是2007年开始做风险投资的,背景是我在2000年从麦肯锡出来创业,那时候正好是互联网第一波浪潮,大家都觉得互联网创业非常容易,可能两年就能上市退休了是吧?

  后来创业了才发现坑非常非常多,而且那时互联网还不是很成熟。我们在2000年拿到风险投资以后,资本泡沫很快破裂,我们的钱都省着用,发现互联网尚未成熟之后,就转型为保险公司提供软件服务。

  但是我们对互联网的梦想一直都在,到2007年正好是互联网第二波起来的时候,我觉得时间点到了,开始出来做风险投资、投互联网企业。

  所以我正好赶上2007年中国第二波互联网浪潮,像第一波BAT基本都在1999年、2000年成立,第二波的互联网创业企业,像去哪儿、赶集、58,基本都在2006、2007年成立,我觉得第二波互联网创业企业创立的时间点就是做风险投资最佳的时间点。

  《陆家嘴》:你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也投了不少项目,这段时期的投资有什么特点?

  朱啸虎:移动互联网是后面一波了。PC互联网的第二波是在2006年、2007年,移动互联网是从2008年、2009年开始,因为苹果第一代iPhone是2007年推出的, 2009年开始,智能手机的APP就火起来了,第一款风靡全球的APP是2009年的愤怒小鸟。

  所以2008年、2009年开始有一波移动互联网创业的红利型,比如说像滴滴、饿了么、陌陌、小红书,基本上都是在2009年、2010年成立的,这是非常好的一个时间点。

  20%是关键引爆点

  《陆家嘴》:像你主导投资的滴滴出行、饿了么等项目,这些项目的成功与前瞻性的投资眼光是密不可分的,你如何判断新风口、新趋势?

  朱啸虎:说实话时间点非常重要,就是在正确的时间点上,做正确的事情。我觉得不管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都需要感谢时间。为什么去哪儿、赶集、58在2006年2007年出来创业成功、为什么美团、滴滴能在2009年2010年创业成功?因为正好到了时间点。

  因为2006年、2007年是PC互联网时代,当时用户渗透率超过20%,意味着20%中国人开始使用PC互联网,那个时候是最好的时间点,做任何事情都是事半功倍。

  那2009年、2010年也是一样,智能手机的渗透率接近20%,到了引爆点,做任何事情都非常容易。我举个例子,易到比滴滴早两年时间做打车软件,为什么易到不成功,而滴滴晚2年却能成功?易到做得太早了,那时候智能手机还完全没有普及,易到刚开始做的时候需要给司机送手机,那就对资本压力非常大,那滴滴出来的时候根本不需要送手机,当时30%-40%的司机已经有智能手机了,如果能给司机带来更多生意的话,那他们自己就会去换手机。

  未来红利在企业服务领域

  《陆家嘴》:能否介绍一下目前金沙江创投的基金情况?今年金沙江创投投资的项目方向相比往年有何变化?

  朱啸虎:我们每年投资项目差不多是20多家,但我们做过统计分析,过去两三年很明显趋势就是企业服务的项目开始增加。从金额上讲两者差不多,因为消费互联网的融资金额稍微大一点;从项目数来讲,企业服务超过消费互联网,我们感觉企业服务的空间确实已经到了。

  《陆家嘴》:据统计在美国ToC与ToB板块基本持平,相比之下中国ToB的互联网企业似乎还未爆发,您认为ToB的独角兽企业未来会出现在哪些领域?

  朱啸虎:ToB的机会非常多,很多时候你看不上的一个非常小的点都有机会,比如说我们有一个企业叫噼里啪,它帮助中小企业用人工智能自动记账。很多中小企业并没有会计,都外包给第三方去记账,那我们今天就可以用人工智能把发票扫描进系统,然后自动记账,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切入点。

  比如说在星巴克,客户走进来时,能不能用人脸自动识别他是不是星巴克的会员,如果是这家店的VIP客户就免排队。这些点看上去都很小,但很痛,它们都有机会切入到企业,为企业创造价值。

  真正好的商业模式不烧钱

  《陆家嘴》:你曾经说过“烧钱起来的都是伪需求,以后不再投烧钱项目”,当时说这句话的背景是什么?是不是遇到坑的项目?

  朱啸虎:没有,实际上很多人误解,就是很多的创业者来找我,他说我也想跟滴滴、饿了么一样去烧钱,但我跟他说,我们当初投滴滴、饿了么的时候都是不烧钱、没有补贴的。

  滴滴为什么能起来?因为这个确实是刚需,饿了么为什么能起来,也是刚需。当年我们投资金额都很少,根本不需要烧钱就能起来。

  我记得很清楚,我们投资滴滴的时候是2012年的冬天,那年冬天北京下了三场雪,每下一场雪滴滴用户数就翻一倍,这完全靠刚需自然增长,不是靠补贴的。

  我举个例子,一个创业者跟我见面,他说在上海做共享洗衣,做了两个月时间,每天3000单,数据看上去非常不错。我问他怎么做?他说给上海交大学生做共享洗衣,每单9块9,他补贴10块钱券,就是每单免费洗,免费肯定有人去洗。我说你把补贴停掉,看它有没有用?果然券一停就没用户了,这完全是靠烧钱刺激的伪需求。

  另外我觉得消费互联网是这样,企业服务更是这样,企业服务我觉得最好的检验方法就是用户愿不愿意为你付钱,如果用户愿意为你付钱,说明你的产品、服务是有需求的,如果靠补贴获取用户,用户活跃度非常低,而且根本没有留存。

  退出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陆家嘴》:最近国家宣布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这将对 VC/PE圈产生哪些利好?

  朱啸虎:事实上我们并不关心退出,我觉得任何退出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真正把企业做好、把用户服务好,把自己产品打磨好,有收入利润,不管是什么板都有机会退出。

  《陆家嘴》:过去十多年的投资生涯中,最难熬的时刻是什么时候?又是如何度过?

  朱啸虎:我们早期投资人说实话非常有耐心,像饿了么我们是9年前投资的,那时候饿了么就两个刚从交大毕业的学生,在交大闵行校园做外卖网站,我们就慢慢一年一年孵化,跟他一起成长,因为早期投资我们都是有耐心的。

  《陆家嘴》:投资的时候看不看创业者的年龄?

  朱啸虎:我觉得这和项目类型有关,消费互联网我觉得更适合一些年轻的创业者,消费互联网里面竞争非常激烈,而且工作压力非常大,比如凌晨两三点,我给饿了么发微信,他们还是会回信的,所以我觉得这对年轻人创业更适合。

  但企业服务这块我们相信会更适合比较有经验的创业者,在企业服务的创业者基本上都在30岁以上,甚至很多在40岁左右,如果没有一定的人生阅历,没有客户经验,你对客户的需求是不能充分理解的。所以企业服务我觉得更适合一些相对年长的创业者。

  《陆家嘴》:以往有一些热点,比如像区块链、人工智能,现在你会怎么看待这些项目?

  朱啸虎:我觉得还是一样,就是有没有用户使用。首先你要让用户使用,第二你要把用户留住,用户要喜欢你的产品,这是最核心的判断。

  我觉得区块链到今天为止,还是没有一个让用户真心来使用的产品,PC互联网 2000年确实有很大泡沫,但是PC互联网是1994年从NASGAT出来之后,到1998年已经有了雅虎、亚马逊,一些非常大的门户网站、资讯网站、电商网站都已经出来,有上千万用户在用了。那么今天比特币出来已经10年了,到今天为止除了炒币没有真实的应用在跑,我觉得区块链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来验证。

  而人工智能不一样,现在在很多的企业服务场景里面,人工智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比如依靠人工智能进行人脸识别,能显著提高效率,我觉得很多场景都可以使用。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